快捷搜索:  88888  88888e360  set|set  as  88888%5C0  c4rp3nt3r  888886633x3X6  88888) and 1=2 (

新兴经济体仍需慎防美加息外溢风险

原标题:新兴经济体仍需慎防美加息外溢风险

  美联储近日宣布本年度第二次加息,年内剩余时间内还可能有两次加息,预计短期利率在2019年回归中性水平,美联储距离宽松货币政策渐行渐远。与此同时,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也已经列入日程。新兴市场遭受的压力并未缓解,仍需审慎应对。

  国际金融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12日以来,从它们追踪的新兴经济体流出的资金达到85亿美元,这轮资金流出主要影响的是股票市场和亚洲新兴经济体市场。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数据也显示,在截至6月20日的一周时间里,全球股票基金的资金流出量创下81亿美元的纪录,其中全球新兴市场股票基金的资金流出量达60亿美元。

  始于今年二季度的新兴市场资金外流,以阿根廷、土耳其、巴西等国的货币暴跌、股债重挫为代表。股市抛售潮也从南美蔓延到东南亚新兴市场。数据显示,资本正在加速逃离新兴市场。今年到目前为止,投资者从印度、印尼、菲律宾、韩国、泰国等国家的股票市场撤出资金已经达到190亿美元,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资金外逃速度。仅5月份,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就达123亿美元,其中债市和股市资金流出60亿美元左右,亚洲资金流出80亿美元,南非和中东资金流出47亿美元。

  新兴经济体的外债水平参差不齐,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短期外债规模不到外储的50%,风险相对可控。但一些国家外债规模膨胀,偿债压力上升。从外债规模占GDP的比重看,乌克兰外债规模已经超过名义GDP,其外债是外储的7倍多。波兰、马来西亚、智利、土耳其、南非的外债占GDP的比重也在50%以上,土耳其、智利、阿根廷、南非外债是外储的4倍以上。

  近来,阿根廷货币比索大幅贬值,其过于依赖外债,取消外汇管制导致游资自由进出,长期依赖单一经济结构是出现危机的主要内因。2017年,阿根廷外债规模达到2330亿美元,而对应的外汇储备仅600亿美元。即使有来自IMF的500亿美元救助基金,阿根廷的情况短期内想得到明确改善也并非易事。

  国际金融协会对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流动监控显示,2018年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动展望,尤其是债务方面的展望已经在明显恶化之中。新兴经济体的政府债务在2017年达到14万亿美元,这意味着这些经济体面临主权债务再融资的风险,当然在不同国家情况差异很大。

  与此同时,一些新兴经济体内部债务也在激增,资产泡沫风险加大。不少经济体国内信贷占GDP比重在100%以上。从资产价格增幅来看,2010年到2017年的8年间,新兴经济体普遍经历了房价的大幅上涨。虽然目前风险可控,但隐含风险的影响不容忽视。

  新兴经济体受美联储加息和缩表的冲击大小最终要看经济体自身的强健程度。从目前来看,大部分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基本面仍属良好,通胀水平和企业收益情况也仍令人满意。世行《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今年经济增长将加快至4.5%,明年进一步升至4.7%。

  但由于各国内部经济差异,政府调控手段效果也不尽相同。受累于沉重债务和贸易赤字的国家,即便采用强势加息、货币互换等诸多工具也难见成效。基本面尚可的国家,可以在央行加息调控下短期达到成功救市目标,然而经济增长能否应对持续的加息压力仍是未知数。如果不能很好地平衡资本流动和国内经济,那么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可能再次出现股债汇三杀的情况。

  当然,美元要持续大幅走强也需视美国国内因素的表现,由于美国双赤字的制约,这或将给新兴市场国家留下喘息空间。新兴经济体需要审慎面对债务激增的隐含风险,坚持结构性改革,方能应对完全无视对新兴经济体溢出风险的美联储的强势加息。

(责编:杨曦、仝宗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